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樂韻昂揚 桃李天下

懷念歷經坎坷,飽受艱辛,仍存拳拳赤子之心之愛國音樂家何安東先生——廣州何安東基金

 
 
 

日志

 
 
关于我

基金宗旨:紀念發揚何安東熱愛祖國、熱愛音樂、熱愛學生,并終生致力音樂教育之精神,協助普通音樂教育,提高少年音樂素養,研究何安東之歷史地位和作品及藝術風格。 基金每年評選獎勵一批優秀音樂教師及優秀學生。 廣州市榮譽市民、何安東的學生蔡建中先生任基金榮譽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诗怪”李金发向何安东学琴无成写《琴的哀》(龙泉明 方长安执笔)  

2008-08-28 19:56:52|  分类: 何安東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21年秋天,李金发和林风眠离开位于科多尔省省会城市第戎的美专,来到巴黎,住在拉丁区塞纳河路的小旅馆里。虽然这是穷留学生和当时下层市民的聚居区,大街小巷挤满了无数的小旅馆,但当年的罗丹、大仲马、小仲马、福楼拜、莫泊桑、笛卡儿等人均是从这个贫民窟中奋斗出来的。这无疑激发起了这个来自东方的艺术学徒巨大的想像力。李金发在这里极肯下死功夫,除了在美术上作多方面的尝试,比如泥塑、石雕、炭画、油画等等以外,还阅读了大量文学作品,从法国象征派诗歌,到一些浪漫派大家诸如拜伦、雨果、拉马丁、缪塞等人的作品,甚至印度诗人泰戈尔的作品也在阅读之列。

还不止于此,刚刚20岁出头的李金发,大概打算把自己塑造为一名如文艺复兴时期博学多才的大艺术家、百科全书式人物,此时又醉心于西洋音乐,特别是小提琴,曾参加巴黎市政府举办的儿童班去从头学起。但一个青年,混迹于儿童当中,实在有些难为情,终于以虎头蛇尾告终。小提琴没有学成,但仍然念念不忘,后来游学柏林,又买了一只比他矮不了多少的大提琴,学了几个月,成绩还是并不明显。甚至到了三十二岁时还在广州请了小提琴家何安东教他学了半年,依然不见长进,以至于李金发不得不感叹:“大艺人如大文西【今译达·芬奇】和米西盎则罗【今译米开朗琪罗】的多才多艺,在各方面都成功,那是历史上的奇迹,是天生的不可强求的。”(李金发《浮生总记·七》,马来西亚《蕉风》月刊第150期,1965年4月。转引自陈厚诚《李金发传》第58页,上海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这首《琴的哀》大约是李金发正在巴黎苦练后来一直没有成就的小提琴技艺时候的作品。

这个躲在窗帘背后的小提琴初学者(他的“同学”全是儿童)的形象,倒是正好吻合了李金发作为一个艺术学徒来到艺术之都巴黎时候的心境:兴奋、期望、担心、孤独和忧郁的混成。琴声到高处,练习者分明听到了人生美满的预示,期望如太阳冲出云围;但这究竟是躲在窗帘背后的练习,而不是大庭广众之下的登台表演——还没有这本领,所以窗外任何的雨打风吹,风吹草动,都让他心惊胆战,有一切的忧愁和无端的恐怖。“我若走到原野上时,/琴声定是中止,或柔弱地继续着。”假设是到一个更广阔的天地,而不是躲在窗帘背后,琴声会减弱,或者干脆中止,对此“我”知道得很清楚。这大概也是“我”的忧愁和恐怖的原因了。这是一个敏感自卑、孤独忧郁的艺术学徒的复杂心境,也是其初入人世时狂妄与自卑的混合。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