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樂韻昂揚 桃李天下

懷念歷經坎坷,飽受艱辛,仍存拳拳赤子之心之愛國音樂家何安東先生——廣州何安東基金

 
 
 

日志

 
 
关于我

基金宗旨:紀念發揚何安東熱愛祖國、熱愛音樂、熱愛學生,并終生致力音樂教育之精神,協助普通音樂教育,提高少年音樂素養,研究何安東之歷史地位和作品及藝術風格。 基金每年評選獎勵一批優秀音樂教師及優秀學生。 廣州市榮譽市民、何安東的學生蔡建中先生任基金榮譽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何安東  

2008-08-31 09:45:01|  分类: 緬懷何安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广东信宜人,也叫何安东,和爱国音乐家何安东重名。上何老师的课,完全是美的欣赏和熏陶。每节课上,他必先抽出十来分钟为大家介绍一首优美动听的音乐小品,有时即兴为我们抚琴一曲,就用学校音乐室内那部老式的手摇留声机播送他自己珍藏的音乐唱片,欣赏完名曲后才上课。据我回忆,除了听过贝多芬的《小步舞曲》、舒曼的《梦幻曲》和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等外,也听过《十面埋伏》、《彩云追月》以及中国优秀作品。在所听过的唱片中,有两首令我难以忘怀,一首是苏联歌曲《在遥远的地方》(不是王洛宾作的那首西部情歌),此曲美得不得了,虽然只听过一次唱片,却令我深深陶醉、终生难忘。它是一首在合唱团和声伴奏下的男中音独唱歌曲,我除了设法抄得该曲来自己学唱外,还打听到唱片灌音的是解放军文工团中英年早逝的男歌唱家贾世骏。另一只唱片是何老师据一幅字画题词所作的男中音抒情歌曲,唱歌者是何老师的一个早年的学生。据说这个学生后来去了意大利深造,已成为世界著名的歌唱家了。何老师介绍的时候,语气平静,但我们都感受到何老师的自豪感和对弟子的深切怀念之情。

何老师平日不苟言笑,但深厚的文化内涵,使他的举手投足和一言一语都极富幽默感。女同学梁慕然最爱模仿他的动作了。有一次,何老师略迟来上课,梁情不自禁地右手抄起自己的书包、右手作拉琴状,在讲坛上狂舞不已,因其动作扮得唯妙唯肖,令全班忍俊不禁。冷不防何老师突然杀到,但他不以为忤,也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午休时,他又是义务地教一些同学拉小提琴,指导学生合唱团排练。在四中的高中,印象最深的首推念高三级的曹学长了,名字已忘,奇人也!他虽身材瘦弱、面色苍白,戴一副深度近视眼镜,被人们戏称为“白瓜”,但他中午还向何老师学拉琴,任合唱团指挥。1955年年初,四中举行元旦音乐晚会,“白瓜”登台指挥合唱团演唱了新疆名曲《阿拉木汗》和《半个月亮爬上来》。

全班50多人中,没有哪个去学过弹琴、拉琴的。但老师看见我们都喜欢上他的课时,脸上就会自然地流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同窗李君初中毕业后去了香港谋生,日子过得艰辛,但他多次说到,何老师对他影响很深,他几十年如一日地喜欢听古典音乐,两个儿子也爱听音乐。笔者虽毫无音乐细胞可言,但至今仍好附庸风雅,对小提琴名曲特别着迷。一个老师在传道授业的过程中,能够把自己独特的气质和魅力潜移默化地传到学生身上,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这不就是他成功之道的过人之处吗!

何老师出身于一个对中西文化都很有修养的知识分子家庭中,父亲曾在美国教会办的岭南大学教授外国教师中文,何老师说父亲是“教授中的教授”。何老师先后受业于培正中学和岭南大学,终生热爱音乐,能作曲、会指挥,在钢琴与小提琴的演奏上都技巧纯熟和富于抒情,尤其在小提琴独奏上更具魅力。他曾在上述两间母校教授音乐和指挥乐队多年,他的作品中,既有慷慨激昂的抗敌进行曲,也有不少优美动听的抒情歌曲,都十分耐听。

何老师与冼星海先生的交情十分深厚,但这段轶事过去却鲜为人知。冼父很早就去世,全赖母亲做女佣的微薄收入来维持生活,可以说日子过得相当清贫,他在岭大附中上学时,因热爱音乐,就与何老师成为好友,而来自何家的不时的经济援助,帮了冼不少的大忙。后来冼星海从法国留学归来后,投身革命,成为名闻中外的大音乐家,而何老师则一直在广州从事音乐教育工作。抗日战争时期,广州为日寇占领,何老师来不及逃出沦陷区,内心异常苦闷,但想不到这段不幸的经历,竟成为后来“反右”运动的“罪证”,被打为“右派分子”。

何老师只教了我们一年,后因音乐课被废除,他只好离开四中,到广州教师进修学校做“教师中的教师”了。到上世纪60年代初,有一年夏天,为了纪念“七·七”事变,广州音乐界在中山纪念堂举办了一次大型音乐会,我和母亲都去观赏了。何老师作为广东音乐界元老和抗日先锋,应邀前往献艺,自是实至名归。何老师在他妹妹的钢琴伴奏下,演奏了自己根据解放军歌曲《我是一个兵》改编的小提琴变奏曲,他的琴技仍是那么高超,令人叹为观止。音乐会上的合唱团由广州市的各个业余合唱团组成,阵容相当庞大,在指挥家施明新先生指挥下,合唱团除了演唱了黄自先生的《抗敌歌》、冼星海先生的《救国军歌》等经典名曲外,最后的压轴节目就是何老师的《全国总动员》了。当合唱团唱到最后一句:“民族出路只一条,生存唯有抗战!”时,全场掌声雷动,同时我又看见母亲浑浊的双目已饱含热泪。

何老师以88岁高龄谢世的,而今年正好是笔者从广州四中初中毕业的50周年,特写此文以悼念我敬爱的师长何安东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